热门域名:sea818.com 备用域名:049958.com-taotu5.com-atllij.com-bknsss.com-vgxano.com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学生校园  »  和學姐偷情
和學姐偷情

和學姐偷情

天氣越來越冷,洗澡就變成一件很痛苦的事了。

因為女友抱怨我都沒時間陪她,我便辭掉便利商店的工作,好增加倆人見面的機會。他今晚約了女友要看電影,所以一下課就連忙先回來洗個澡。但是這波寒流實在太強了,他不情願的帶著盥洗用具,和幾天來換下的髒衣服跑到浴室,卻在浴室門口和人對撞了一下。

我趕忙退後一步,一看原來是住在樓梯上來轉角處那個小房間的三年級學姐李玲玲。她剛洗完澡出來,因為卸下了隱形眼鏡,視線模糊,我也太過於急躁,兩個人才會撞上。

玲玲身高才155 公分左右,肉倒卻是不少,因為還年輕,我撞上的感覺發現她的身體還很有彈性。她沒戴眼鏡,瞇著眼睛搞不清楚遇到的是誰,我便先開口道歉說:「對不起!學姐。」

玲玲聽出來是我,笑著說不要緊,回房間去了。

浴室中水汽瀰漫,我進到裡面,先將髒衣服灑上洗衣粉,然後泡在水桶中,又將身上的衣服也都脫下一起浸泡,才拿起蓮蓬頭,開始洗澡。

正衝著熱水,卻看到澡缸邊上放著一條女用三角褲,藍底小圓點,不禁好奇的拿起來看一看,哎喲!這內褲還真時髦,又小又薄,正面剪裁成V字的形狀,上頭還縫著一隻小巧的蝴蝶結,我的腦海浮出實景,這褲子恐怕穿起來只有一個箭頭大小。不用說!這應該是剛剛的玲玲留下來的,我真是懷疑,胖胖的玲玲如何穿上這件小內褲?老實講他的確無法想像!

不過這內褲的樣子實在誘人,管它是誰的,他拿在手上翻來覆去的把玩著。要不是馬上就要和女友見面,說不定他會先打上一槍。

等我洗好澡,打開浴室門透透新鮮空氣,拿過方才泡好的衣服在洗臉盆裡搓著,男生的洗衣服的方式總是這樣隨便打發。

開了水龍頭,呼呼的衝著水,門外有人說話。

「學弟,我拿個東西。」

是玲玲。她走進來,到浴缸邊東張西望,卻找不到的樣子。

「找這個嗎?哪!在這裡……」我將那條小內褲遞給她:「我已經順便幫你洗好了。」

玲玲一下子羞得滿臉通紅,接過內褲,說了聲「謝謝!」,比蚊子的聲音還小,趕快逃回房間裡去了。我作弄成功,得意的笑了笑,收拾好衣服,拿到陽台去晾,然後就出門赴約會去了。

到了晚上十一點快到了才回來,一上到六樓頂,剛好玲玲的房門打開,她端著一個酒精壺走出來。

「還沒睡?學姐!」我說:「這麼晚了還煮咖啡啊?」

玲玲看見是我,臉又紅了。

「是啊……還要唸書,」她嚅嚅的說:「期末考要到了嘛。」

「你泡什麼咖啡呢?也請我喝一杯吧!」

「好啊……曼特寧,好不好?」玲玲說。

「好的,好的,」我說:「我放一下東西,馬上來。」

我回房換了一件舒服的短褲,又去敲玲玲的門。玲玲打開房門讓他進去,這房間真小,大約兩坪不到,玲玲和我一樣,除了床之外,只有一張矮桌,平時就坐在地闆上。

桌上的酒精燈已經在燃燒,我也坐到矮桌邊,看見玲玲桌上攤著幾本書,她這時戴著一副普通眼鏡,拿了支筆咬在嘴裡,面對書本疑惑的思考著。我拿過一本來看,商用統計學。

「期末考還有兩個禮拜,不是嗎?」我說。

「不行啦,我這門是重修的,又都讀不懂,要早一點準備。」玲玲回答。

水開了,逐漸浮上來淹沒咖啡粉,玲玲將酒精燈熄滅移去,讓咖啡重新沉下來,然後給自己和我都倒了一杯。

「你有修統計嗎,學弟?」她邊舀著小湯匙邊問。

「有啊!」

「那你教教我這一題好不好?」

「我看看,」我說:「我也不一定會。」

那是一題機率分配,由動差母函數導出原動差的問題。我的確不怎麼會,兩人就乾脆坐得近一點,一起研究起來了。玲玲對這門功課實在抓不到重點,一會兒之後,我已經算通了,她還是對著算式想半天。

我喝著咖啡,看著專心的玲玲。其實玲玲的面貌還算不錯,大大的眼睛戴著眼鏡,嘴唇稍大而且厚,臉蛋兒圓圓的,仔細的看會發現皮膚很好,雖然不白但是很細很光滑。

因為都這麼晚了,她只套著一件淺灰色的家居服,可能是她比一般女孩子多肉的緣故吧,本來應該寬寬鬆松的家居服,她穿起來竟然前凸後翹,可惜的是中間比較沒有腰。我不禁想起那件小三角褲來了。

「不知道她現在穿的是什麼?」

我又坐得離她近一點,問:「還沒想清楚嗎?」

她搖搖頭,仍然在思考。我假意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,卻就將手留在她肩上沒有收回去,起先玲玲也沒留意,後來才發現我一直貼過來。

「學弟……」

玲玲的心碰碰亂跳,自從自己變胖以來,不知多久沒有男生肯這樣親近她了,這學弟不是有女朋友嗎?……怎麼還……?

我假裝沒事,繼續跟她說著算式的內容,玲玲哪裡有在聽,我的手已經移到她的腰上去了,她只覺得一陣酸軟無力,看看我,他卻是一臉正經的還在說著解答的方法。

我的手慢慢的用力,她就跟著貼到他身上,然後那隻手又回到她肩膀,沿著她的肩,脖子,到頭髮上撥弄著,等到我都講完,再問她:「懂了沒有?」

「學弟……」玲玲又說,這時整個頭都已經靠到我肩上了。

我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摟著她,說:「我們繼續看……」

玲玲怎麼還有心思繼續看,她腦海中現在是一片紊亂。

忽然,燈光全滅了。

「停電嗎?」我自言自語。他將酒精燈點著,然後跟玲玲說:「怎麼辦?不能看書了!」

玲玲仰著臉看他,說不出話來,他伸手取下她的眼鏡,就著搖曳的燈火端詳她,她雙眼迷濛,一張臉又紅又燙。我就吻了上去。

她讓他吻著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我貪婪的在她唇上吸吮,又費了很大的勁才撬開她的牙齒,伸舌到她嘴裡,她還是沒有動靜,不過也沒有反抗就是了。

我讓她躺下來,一面吻著一面動手,自她的腰部緩緩的向胸部摸來,玲玲仍然沒有動作,只是身體在發抖。後來,我就摸到乳房了。

這對乳房真好,又肥又大,十分有彈性,和其她幾個女孩子的大異其趣。我先是沿著乳房的周圍劃圈,然後慢慢縮小範圍,快到頂峰時又劃著出去,這樣來來回回的逗著她。

玲玲仍然一動不動,但是呼吸越來越急促,所以胸脯快速的起伏著,惹得一對大乳房也動盪不安。後來,我攻上了頂端,並且有力的揉動著,玲玲終於「嗯……」的發出聲音,嘴中的舌頭也攪動起來。

我見她開始有了反應,就更加積極起來,他從嘴唇吻到她的脖子,還在脖子上嚙出吻痕來。

「老實告訴你,我是吸血鬼……」他跟她開玩笑說。

「哦……吸血鬼……哦……」她才不管他是什麼,她已經融化了。

我的手從大乳房上移走,去摸玲玲的大腿,她的腿和胸部一樣多肉,我一摸上去,她的一雙腿就又直發抖。我將她側抱著,再隔著衣服摸到她的屁股,那兩片臀又圓又厚,摸在上面十分彈手,他流連了一會兒,就伸進家居服裡去了。

他仍然在腿根深處摸著,從內側到外側,又輕又柔的交互撫弄,玲玲一直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的輕喚,再接著,他就又摸上她的肥臀,這次沒有任何的阻隔。

我的手指頭順著三角褲的縫邊移動,這褲子的質料很軟,他繼續走著,來到三角形的最下端,他再略為用力深入,接觸到很溫暖的一條肉縫,然後就留在那兒。

玲玲被人摸到神秘地帶,自然的雙腿夾緊,使得我不好動作,我想將她雙腳打開,她緊張的摟著他說:「學弟,我怕!」

我坐起來,將她的裙子撩起到腰間,玲玲趕忙翻身怕被我看到正面,那圓滾滾的屁股正好盡入眼底。兩團又翹又鼓的軟肉,繃著一條淺紫色三角褲,將臀部托得緊緊的。我先在上面摸了一會,雙手用力,要將她翻正。

玲玲扭捏了好一下子,還是讓我給翻過來了,正面的景觀更好看,那褲子的正面是透明的,我訝異的看著,沒想到這胖妞的內裡竟然這樣新潮。

只是我有一點懷疑,從三角褲的透明部分看去,好像沒有看到玲玲的毛髮,不過這反正也不重要,他撐開玲玲的腿,用指頭在那最豐腴凸出的地方摸著。

這次玲玲的反應強烈,挺動著臀部,雙手要來抓我的手,被我擋著了。

「不要……別……摸那裡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別再摸了……啊……怎麼這樣……啊……不行……求求你……啊……學弟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……別伸進去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我已經從褲底縫伸進去了,玲玲的陰戶早就濕得亂七八糟,還有一點就是,玲玲真的沒有毛,一根都沒有。

「啊……啊呀……不要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輕……輕點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怎麼……啊……會舒服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學弟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好奇怪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別……啊……」

我在她光溜溜的陰蒂,陰唇到處亂摸亂挖,真是新奇的經驗。玲玲已經神智不清了,所以後來我要脫掉她的家居服時,她一點意見都沒有。

她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胸圍,因為她的乳房太大,所以胸圍是全罩杯的那一種,軟軟薄薄的,看得到突出的兩點,我將它也脫掉,露出像大香瓜一樣的奶子來。我一手握了一顆,姆指和食指同時在硬硬的乳頭上揉著,它們就更挺硬了。

我摸了一陣子,突然將她抱著扶坐起來,然後自己站起到她面前,玲玲仰著頭看他。

「幫我脫褲子。」他說。

玲玲不知道該怎麼做,只好順從的解開他的褲帶,拉下拉煉,那短褲自然的滑下來了,我又催著她來脫內褲,內褲一被拉下,直挺挺的陽具「突!」的彈出來,就剛好在她面前點著頭。

她驚訝也很好奇的看著,我拉過她的手來摸雞巴,她害怕的握著,緊張得雙手發抖,那雞巴在她手裡不免脹得更大更硬。

我忍耐不住了,他再次推倒她,一手拉下她的三角褲,伏身上去。玲玲知道要發生什麼事了,恐怖的閉上眼睛,等待男人的侵入。

接觸之後,玲玲又驚訝奇怪,那下身傳來的感覺,竟然不是原先所預期的痛苦撕裂,而反而是舒美的滿脹感,我已經闖進來了。

玲玲奇怪的張開眼睛,發現我也正在看她,他們鼻尖對準鼻尖相望著,房間內酒精燈微弱的燈光,還真羅曼蒂剋。我又來親她,而且開始了下體的抽動。

「哦……」玲玲喉頭吐出難耐的聲音,同時閉上雙眼,雙手抱著我,表示她的滿意。

我的雞巴插在玲玲裡面,覺得又緊又熱,雖然玲玲的分泌只是普通,但是依然十分滑暢,我享受著龜頭和穴兒肉摩擦的美感,並不急著快抽。玲玲也覺得美極了,沒曾經歷過的感官快樂一波波的湧來,這是她從來都想像不到的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學弟啊……真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學弟……怎麼會……這麼舒服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「學姐喜不喜歡……?」

「喜歡……喜歡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真好……嗯……」

「那我要插快一點了哦……」

「好……好……插快……一點……哦……哦……真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更美了……好弟弟……愛死你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美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
玲玲更入佳境,露出騷態來,我故意作弄她,停在外面不肯進去。玲玲把個大屁股用力向上亂挺,就是迎不到雞巴。

「弟弟……別這樣……」她也知道我使壞:「進來嘛……好不好嘛……」

我見她浪得厲害,又騷又嗲,其實胖女人也有媚處,於是雞巴一挺,又插到底,而且馬上奮力的干插個不停。

「啊……對……對……真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弟弟……真乖……姐姐娣?

玲玲快要高潮了,我更快馬加鞭,送她一程。

玲玲到了,她高潮的時候反而叫不出聲來,張大嘴巴,雙眼失神,腰桿懸空,穴兒緊縮,一副昏死的模樣,我放慢速度,等她回過魂來。

她終於籲了口長氣,幽幽的說:「我的天,真舒服,這……就是高潮嗎?」

我奇怪的問:「你沒高潮過嗎?」

玲玲點點頭,忽然間,燈光大亮,電又回來了,她羞得躲進他懷裡。我又再慢慢動起來,同時低頭啜著她的乳頭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她嘗過甜頭,現在受用起來。

我插了幾十下,忽然又拔出雞巴,將玲玲翻過身來,要她趴跪在地闆上。玲玲翹高屁股,低下腰身,別看她肉感十足,全身可是軟若無骨,這個趴下翹臀的姿態硬是迷死人,渾圓結實的屁股,乾淨無毛的小穴,我看得忍受不住,趕快又湊上雞巴,「嘖……」的一聲,全軍覆沒。

「哦……」

現在的玲玲又騷浪又肯叫,使得我馬不停蹄的奔騰著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好深啊……弟弟真棒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姐姐美死了……哎呦……每次……都插到……人家……啊……最深……的……嗯……地方……啊……要美死人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她斷續的浪叫,聽得我越來越捉狂,一陣暴烈的衝刺之後,倆個人都來到崩潰的邊緣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弟弟……完了……姐姐又……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「我也……要射了……」

她們同時一起抽蓄,玲玲又出現那種昏死的樣子,趴在地闆上。我雞巴頭猛脹,他將它抵實花心,一番噴灑,也洩了出來。

我抱著她躺下來,享受事後的溫存。玲玲告訴他她以前的故事。

原來念玲玲國中的時候就發育得很好,身材亭亭玉立,高一她認識了一個男朋友,在一次意外的機會,倆人發生了親蜜關係,結果那時玲玲痛死了,又有罪惡感,便一直埋怨那個男孩子,不肯再見他,同時也不接他電話。更後來,她索性將自己養胖,讓男生不再對她有興趣。

「結果,」她說:「誰知道你這大色狼還是來欺負人家!」

「他就沒有再找你嗎」我問。

「他有時還會打電話去我家……」玲玲說:「反正我不接,所以很少了。」

「嗯……」我不置可否。

「現在你弄了人家,」玲玲狡滑的笑著:「你必須要負責……」

「我……我……負責……?」我慌了手腳。

「瞧!死沒良心的,算了……」玲玲啐著他說:「你覺得我應不應該重新接受他呢?」

「那得看你是不是還喜歡他?」

玲玲笑了笑,也沒回答。過了一會她才又說:「不過,我要先恢復以前的身材才是。」

我倒是贊成。

「你覺得……」玲玲又笑了,她伸手去摸著他的雞巴:「這是不是一個很好的減肥運動呢?」

我當然覺得是,只要她不是硬要嫁給他。

這一夜,她們倆人幾乎沒睡,天亮的時候,我要回房去,玲玲說:「我的統計學,你可必須要教我到期末考結束哦!」

「我會死的。」我愁眉苦臉。

「不會的,」玲玲吻著她:「你不是吸血鬼嗎?」

我自作自受,只是一臉苦笑……

 

 

【全文完】

天氣越來越冷,洗澡就變成一件很痛苦的事了。

因為女友抱怨我都沒時間陪她,我便辭掉便利商店的工作,好增加倆人見面的機會。他今晚約了女友要看電影,所以一下課就連忙先回來洗個澡。但是這波寒流實在太強了,他不情願的帶著盥洗用具,和幾天來換下的髒衣服跑到浴室,卻在浴室門口和人對撞了一下。

我趕忙退後一步,一看原來是住在樓梯上來轉角處那個小房間的三年級學姐李玲玲。她剛洗完澡出來,因為卸下了隱形眼鏡,視線模糊,我也太過於急躁,兩個人才會撞上。

玲玲身高才155 公分左右,肉倒卻是不少,因為還年輕,我撞上的感覺發現她的身體還很有彈性。她沒戴眼鏡,瞇著眼睛搞不清楚遇到的是誰,我便先開口道歉說:「對不起!學姐。」

玲玲聽出來是我,笑著說不要緊,回房間去了。

浴室中水汽瀰漫,我進到裡面,先將髒衣服灑上洗衣粉,然後泡在水桶中,又將身上的衣服也都脫下一起浸泡,才拿起蓮蓬頭,開始洗澡。

正衝著熱水,卻看到澡缸邊上放著一條女用三角褲,藍底小圓點,不禁好奇的拿起來看一看,哎喲!這內褲還真時髦,又小又薄,正面剪裁成V字的形狀,上頭還縫著一隻小巧的蝴蝶結,我的腦海浮出實景,這褲子恐怕穿起來只有一個箭頭大小。不用說!這應該是剛剛的玲玲留下來的,我真是懷疑,胖胖的玲玲如何穿上這件小內褲?老實講他的確無法想像!

不過這內褲的樣子實在誘人,管它是誰的,他拿在手上翻來覆去的把玩著。要不是馬上就要和女友見面,說不定他會先打上一槍。

等我洗好澡,打開浴室門透透新鮮空氣,拿過方才泡好的衣服在洗臉盆裡搓著,男生的洗衣服的方式總是這樣隨便打發。

開了水龍頭,呼呼的衝著水,門外有人說話。

「學弟,我拿個東西。」

是玲玲。她走進來,到浴缸邊東張西望,卻找不到的樣子。

「找這個嗎?哪!在這裡……」我將那條小內褲遞給她:「我已經順便幫你洗好了。」

玲玲一下子羞得滿臉通紅,接過內褲,說了聲「謝謝!」,比蚊子的聲音還小,趕快逃回房間裡去了。我作弄成功,得意的笑了笑,收拾好衣服,拿到陽台去晾,然後就出門赴約會去了。

到了晚上十一點快到了才回來,一上到六樓頂,剛好玲玲的房門打開,她端著一個酒精壺走出來。

「還沒睡?學姐!」我說:「這麼晚了還煮咖啡啊?」

玲玲看見是我,臉又紅了。

「是啊……還要唸書,」她嚅嚅的說:「期末考要到了嘛。」

「你泡什麼咖啡呢?也請我喝一杯吧!」

「好啊……曼特寧,好不好?」玲玲說。

「好的,好的,」我說:「我放一下東西,馬上來。」

我回房換了一件舒服的短褲,又去敲玲玲的門。玲玲打開房門讓他進去,這房間真小,大約兩坪不到,玲玲和我一樣,除了床之外,只有一張矮桌,平時就坐在地闆上。

桌上的酒精燈已經在燃燒,我也坐到矮桌邊,看見玲玲桌上攤著幾本書,她這時戴著一副普通眼鏡,拿了支筆咬在嘴裡,面對書本疑惑的思考著。我拿過一本來看,商用統計學。

「期末考還有兩個禮拜,不是嗎?」我說。

「不行啦,我這門是重修的,又都讀不懂,要早一點準備。」玲玲回答。

水開了,逐漸浮上來淹沒咖啡粉,玲玲將酒精燈熄滅移去,讓咖啡重新沉下來,然後給自己和我都倒了一杯。

「你有修統計嗎,學弟?」她邊舀著小湯匙邊問。

「有啊!」

「那你教教我這一題好不好?」

「我看看,」我說:「我也不一定會。」

那是一題機率分配,由動差母函數導出原動差的問題。我的確不怎麼會,兩人就乾脆坐得近一點,一起研究起來了。玲玲對這門功課實在抓不到重點,一會兒之後,我已經算通了,她還是對著算式想半天。

我喝著咖啡,看著專心的玲玲。其實玲玲的面貌還算不錯,大大的眼睛戴著眼鏡,嘴唇稍大而且厚,臉蛋兒圓圓的,仔細的看會發現皮膚很好,雖然不白但是很細很光滑。

因為都這麼晚了,她只套著一件淺灰色的家居服,可能是她比一般女孩子多肉的緣故吧,本來應該寬寬鬆松的家居服,她穿起來竟然前凸後翹,可惜的是中間比較沒有腰。我不禁想起那件小三角褲來了。

「不知道她現在穿的是什麼?」

我又坐得離她近一點,問:「還沒想清楚嗎?」

她搖搖頭,仍然在思考。我假意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,卻就將手留在她肩上沒有收回去,起先玲玲也沒留意,後來才發現我一直貼過來。

「學弟……」

玲玲的心碰碰亂跳,自從自己變胖以來,不知多久沒有男生肯這樣親近她了,這學弟不是有女朋友嗎?……怎麼還……?

我假裝沒事,繼續跟她說著算式的內容,玲玲哪裡有在聽,我的手已經移到她的腰上去了,她只覺得一陣酸軟無力,看看我,他卻是一臉正經的還在說著解答的方法。

我的手慢慢的用力,她就跟著貼到他身上,然後那隻手又回到她肩膀,沿著她的肩,脖子,到頭髮上撥弄著,等到我都講完,再問她:「懂了沒有?」

「學弟……」玲玲又說,這時整個頭都已經靠到我肩上了。

我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摟著她,說:「我們繼續看……」

玲玲怎麼還有心思繼續看,她腦海中現在是一片紊亂。

忽然,燈光全滅了。

「停電嗎?」我自言自語。他將酒精燈點著,然後跟玲玲說:「怎麼辦?不能看書了!」

玲玲仰著臉看他,說不出話來,他伸手取下她的眼鏡,就著搖曳的燈火端詳她,她雙眼迷濛,一張臉又紅又燙。我就吻了上去。

她讓他吻著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我貪婪的在她唇上吸吮,又費了很大的勁才撬開她的牙齒,伸舌到她嘴裡,她還是沒有動靜,不過也沒有反抗就是了。

我讓她躺下來,一面吻著一面動手,自她的腰部緩緩的向胸部摸來,玲玲仍然沒有動作,只是身體在發抖。後來,我就摸到乳房了。

這對乳房真好,又肥又大,十分有彈性,和其她幾個女孩子的大異其趣。我先是沿著乳房的周圍劃圈,然後慢慢縮小範圍,快到頂峰時又劃著出去,這樣來來回回的逗著她。

玲玲仍然一動不動,但是呼吸越來越急促,所以胸脯快速的起伏著,惹得一對大乳房也動盪不安。後來,我攻上了頂端,並且有力的揉動著,玲玲終於「嗯……」的發出聲音,嘴中的舌頭也攪動起來。

我見她開始有了反應,就更加積極起來,他從嘴唇吻到她的脖子,還在脖子上嚙出吻痕來。

「老實告訴你,我是吸血鬼……」他跟她開玩笑說。

「哦……吸血鬼……哦……」她才不管他是什麼,她已經融化了。

我的手從大乳房上移走,去摸玲玲的大腿,她的腿和胸部一樣多肉,我一摸上去,她的一雙腿就又直發抖。我將她側抱著,再隔著衣服摸到她的屁股,那兩片臀又圓又厚,摸在上面十分彈手,他流連了一會兒,就伸進家居服裡去了。

他仍然在腿根深處摸著,從內側到外側,又輕又柔的交互撫弄,玲玲一直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的輕喚,再接著,他就又摸上她的肥臀,這次沒有任何的阻隔。

我的手指頭順著三角褲的縫邊移動,這褲子的質料很軟,他繼續走著,來到三角形的最下端,他再略為用力深入,接觸到很溫暖的一條肉縫,然後就留在那兒。

玲玲被人摸到神秘地帶,自然的雙腿夾緊,使得我不好動作,我想將她雙腳打開,她緊張的摟著他說:「學弟,我怕!」

我坐起來,將她的裙子撩起到腰間,玲玲趕忙翻身怕被我看到正面,那圓滾滾的屁股正好盡入眼底。兩團又翹又鼓的軟肉,繃著一條淺紫色三角褲,將臀部托得緊緊的。我先在上面摸了一會,雙手用力,要將她翻正。

玲玲扭捏了好一下子,還是讓我給翻過來了,正面的景觀更好看,那褲子的正面是透明的,我訝異的看著,沒想到這胖妞的內裡竟然這樣新潮。

只是我有一點懷疑,從三角褲的透明部分看去,好像沒有看到玲玲的毛髮,不過這反正也不重要,他撐開玲玲的腿,用指頭在那最豐腴凸出的地方摸著。

這次玲玲的反應強烈,挺動著臀部,雙手要來抓我的手,被我擋著了。

「不要……別……摸那裡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別再摸了……啊……怎麼這樣……啊……不行……求求你……啊……學弟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……別伸進去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我已經從褲底縫伸進去了,玲玲的陰戶早就濕得亂七八糟,還有一點就是,玲玲真的沒有毛,一根都沒有。

「啊……啊呀……不要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輕……輕點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怎麼……啊……會舒服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學弟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好奇怪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別……啊……」

我在她光溜溜的陰蒂,陰唇到處亂摸亂挖,真是新奇的經驗。玲玲已經神智不清了,所以後來我要脫掉她的家居服時,她一點意見都沒有。

她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胸圍,因為她的乳房太大,所以胸圍是全罩杯的那一種,軟軟薄薄的,看得到突出的兩點,我將它也脫掉,露出像大香瓜一樣的奶子來。我一手握了一顆,姆指和食指同時在硬硬的乳頭上揉著,它們就更挺硬了。

我摸了一陣子,突然將她抱著扶坐起來,然後自己站起到她面前,玲玲仰著頭看他。

「幫我脫褲子。」他說。

玲玲不知道該怎麼做,只好順從的解開他的褲帶,拉下拉煉,那短褲自然的滑下來了,我又催著她來脫內褲,內褲一被拉下,直挺挺的陽具「突!」的彈出來,就剛好在她面前點著頭。

她驚訝也很好奇的看著,我拉過她的手來摸雞巴,她害怕的握著,緊張得雙手發抖,那雞巴在她手裡不免脹得更大更硬。

我忍耐不住了,他再次推倒她,一手拉下她的三角褲,伏身上去。玲玲知道要發生什麼事了,恐怖的閉上眼睛,等待男人的侵入。

接觸之後,玲玲又驚訝奇怪,那下身傳來的感覺,竟然不是原先所預期的痛苦撕裂,而反而是舒美的滿脹感,我已經闖進來了。

玲玲奇怪的張開眼睛,發現我也正在看她,他們鼻尖對準鼻尖相望著,房間內酒精燈微弱的燈光,還真羅曼蒂剋。我又來親她,而且開始了下體的抽動。

「哦……」玲玲喉頭吐出難耐的聲音,同時閉上雙眼,雙手抱著我,表示她的滿意。

我的雞巴插在玲玲裡面,覺得又緊又熱,雖然玲玲的分泌只是普通,但是依然十分滑暢,我享受著龜頭和穴兒肉摩擦的美感,並不急著快抽。玲玲也覺得美極了,沒曾經歷過的感官快樂一波波的湧來,這是她從來都想像不到的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學弟啊……真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學弟……怎麼會……這麼舒服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「學姐喜不喜歡……?」

「喜歡……喜歡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真好……嗯……」

「那我要插快一點了哦……」

「好……好……插快……一點……哦……哦……真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更美了……好弟弟……愛死你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美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
玲玲更入佳境,露出騷態來,我故意作弄她,停在外面不肯進去。玲玲把個大屁股用力向上亂挺,就是迎不到雞巴。

「弟弟……別這樣……」她也知道我使壞:「進來嘛……好不好嘛……」

我見她浪得厲害,又騷又嗲,其實胖女人也有媚處,於是雞巴一挺,又插到底,而且馬上奮力的干插個不停。

「啊……對……對……真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弟弟……真乖……姐姐娣?

玲玲快要高潮了,我更快馬加鞭,送她一程。

玲玲到了,她高潮的時候反而叫不出聲來,張大嘴巴,雙眼失神,腰桿懸空,穴兒緊縮,一副昏死的模樣,我放慢速度,等她回過魂來。

她終於籲了口長氣,幽幽的說:「我的天,真舒服,這……就是高潮嗎?」

我奇怪的問:「你沒高潮過嗎?」

玲玲點點頭,忽然間,燈光大亮,電又回來了,她羞得躲進他懷裡。我又再慢慢動起來,同時低頭啜著她的乳頭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她嘗過甜頭,現在受用起來。

我插了幾十下,忽然又拔出雞巴,將玲玲翻過身來,要她趴跪在地闆上。玲玲翹高屁股,低下腰身,別看她肉感十足,全身可是軟若無骨,這個趴下翹臀的姿態硬是迷死人,渾圓結實的屁股,乾淨無毛的小穴,我看得忍受不住,趕快又湊上雞巴,「嘖……」的一聲,全軍覆沒。

「哦……」

現在的玲玲又騷浪又肯叫,使得我馬不停蹄的奔騰著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好深啊……弟弟真棒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姐姐美死了……哎呦……每次……都插到……人家……啊……最深……的……嗯……地方……啊……要美死人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她斷續的浪叫,聽得我越來越捉狂,一陣暴烈的衝刺之後,倆個人都來到崩潰的邊緣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弟弟……完了……姐姐又……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「我也……要射了……」

她們同時一起抽蓄,玲玲又出現那種昏死的樣子,趴在地闆上。我雞巴頭猛脹,他將它抵實花心,一番噴灑,也洩了出來。

我抱著她躺下來,享受事後的溫存。玲玲告訴他她以前的故事。

原來念玲玲國中的時候就發育得很好,身材亭亭玉立,高一她認識了一個男朋友,在一次意外的機會,倆人發生了親蜜關係,結果那時玲玲痛死了,又有罪惡感,便一直埋怨那個男孩子,不肯再見他,同時也不接他電話。更後來,她索性將自己養胖,讓男生不再對她有興趣。

「結果,」她說:「誰知道你這大色狼還是來欺負人家!」

「他就沒有再找你嗎」我問。

「他有時還會打電話去我家……」玲玲說:「反正我不接,所以很少了。」

「嗯……」我不置可否。

「現在你弄了人家,」玲玲狡滑的笑著:「你必須要負責……」

「我……我……負責……?」我慌了手腳。

「瞧!死沒良心的,算了……」玲玲啐著他說:「你覺得我應不應該重新接受他呢?」

「那得看你是不是還喜歡他?」

玲玲笑了笑,也沒回答。過了一會她才又說:「不過,我要先恢復以前的身材才是。」

我倒是贊成。

「你覺得……」玲玲又笑了,她伸手去摸著他的雞巴:「這是不是一個很好的減肥運動呢?」

我當然覺得是,只要她不是硬要嫁給他。

這一夜,她們倆人幾乎沒睡,天亮的時候,我要回房去,玲玲說:「我的統計學,你可必須要教我到期末考結束哦!」

「我會死的。」我愁眉苦臉。

「不會的,」玲玲吻著她:「你不是吸血鬼嗎?」

我自作自受,只是一臉苦笑……

 

 

【全文完】

Back to Top